新世紀月刊2014年12月號──研讀《新‧人間革命》

2014年11月28日  
分類 : 出版, 所有消息, 新世紀

2014年12月號

親愛的讀者:
今期《新世紀》要向讀者特別推荐「深入歷史現場」的「首次訪華四十週年」。
這是編輯部特意申請提早轉載的一期。除了因為今年正是池田先生訪華40週年外,還因為筆者很渴望能與讀者一同學習池田先生與中國「交朋友」的心情和具體方法。
筆者曾在這裡分享過,香港剛剛經歷了一個前所未有的「unfriend潮」(也有媒體稱之為「絕交潮」)。本來是好好朋友、親愛家人,也竟會因為對某些事件的不同見解而「unfriend」。
池田先生對日中友好的態度,卻是截然不同的示範。當所有國家都跟中國「unfriend」的時候,池田先生卻主動伸出友誼之手。相識之後,還一口答應這位朋友,他日陷入困境,只要發個「SOS」求救信號,就算「一千年後、一萬年後都會趕來援救」(33頁)。當然,池田先生是說到做到的,中國領導人稱池田先生為「老朋友」,並非一句簡單的客套話。
讀完今期的轉載,筆者又從原田先生的證言學習到一個重要的交友原則──「如實知見」。池田先生告誡青年,如果單從書本、媒體等資料去理解中國,會被成見左右,「不可能了解真實的中國」(29頁)。要理解一個人,或者一個國家,唯有真正接觸對話,而且,「不是去辯論,而是去看、聽、學、對話交流」(29頁)。香港人太習慣從電視新聞的某個鏡頭,或報章的某個評論去判斷是非,池田先生卻教導青年,佛法的智慧是「如實知見」。
另一個重要的推介,當然是專題「研讀《新.人間革命》」。《新.人間革命》的連載已延續20年有餘,今次筆者邀請編輯部所有同事登場,站在與師匠「以筆共戰」的角度,再次領會師匠如何透過寫作去開拓世界廣布的大潮。我們都深切體會到,《新.人間革命》是一部「師弟」的著作。池田先生在「和平的事詩《新.人間革命》」一文裡,坦率地談了寫作《新.人間革命》的心境。最重要自然是為了把恩師戶田先生的真實形象流傳後世,而另一個讓我非常感動的目的,就是希望像戶田大學每早上課一樣,每天薰陶弟子。難怪日本的會友都習慣透過《聖教新聞》的每日連載,每朝早晨與師匠對話。現在香港的《新.人間革命》是透過《黎明聖報》來轉載的,希望香港讀者都能培養這個習慣,最少每週一次,接受師匠的薰陶。
在趕製今期《新世紀》的日子裡,有一個晚上,我12時離開辦公室,隨手拿起《走在大道上──我的人生記錄(第三卷)》。回家途中讀到以下一節:「報紙小說的連載,只要一開始就不能後退。在日本和世界上東奔西走的繁忙日子裡,我開始了和寫稿的格鬥。在身體狀況不太好的時候,我像要鼓勵自己一般,盡量要多寫哪怕一個字或者一行。……」(210頁)看到這裡,我不禁哭了。
2014年,眨眼就過去了。衷心感謝讀者一年來的支持,如果沒有讀者,《新世紀》的堅持就沒有意義了。2015年是新的奮鬥起點,雖然有許多不足,但師匠說,只要「下定決心踏前一步」就是「人間革命」的開始。我決心與讀者一起,達成每個人非我不可的「新.新.人間革命」。
編者上

新世紀月刊2014年11月號──信心一人份 工作三人份

2014年11月04日  
分類 : 出版, 所有消息, 新世紀

2014年11月號

親愛的讀者:
這個十月,香港社會一片混亂。令人擔憂的,不只是街頭的衝突;有形的衝突畢竟會成為過去,但人心之間的無形撕裂,卻可以無休止地蔓延開來。
為了製作「信心一人份,工作三人份」的專題,筆者重新翻閱《新.人間革命》(24卷)的「燈塔」。池田先生引用日蓮大聖人的〈開目抄〉說,我們身為大聖人門下,必須成為支撐社會的精神支柱,成為看透思想正邪的眼目,成為把一切眾生運到幸福樂土的大船。為此,每個學會員都要在各自職場自覺地徹底努力,成為最優秀的人才,贏取信賴。
讀到這一段,我不禁撫心自問,如今即使同樣是學會員,也對社會現狀有不同的看法,我們要靠甚麼團結起來,成為香港的支柱、眼目和大船?
想起第二次世界大戰後,戶田先生站在日本的焦土上,認定「如今正是大佛法興隆之時」,池田先生稱之為「諸法實相的智慧」。眼下香港人出現前所未有的分歧,朋友因政見不同而「Unfriend」,一家人因為擁護不同顏色的絲帶而互不理睬,我們能否以池田門下生的自豪,在各自的崗位推動「對話的文明」呢?
池田先生與漢學家杜維明博士曾就「對話的文明」有過深入的討論。池田先生說:「這種『對話的文明』,並不是停留於承認相互差異、互相理解的消極的寬容,而是要創造出互相尊敬差異、互相學習,以真正的對話精神為根本的新的地球文明。」(《對話的文明》,「序一」)
執筆的前一天,香港剛剛舉行了一場政府高官和學生坐而論道的歷史性對話。巨大的矛盾,很難期望在一次對話中出現戲劇性的轉變,但對話畢竟是互相溝通、互相尊重的第一步。在《對話的文明》中,杜維明博士曾感嘆地說:「也許,通過對話,不能消除國家、宗教及文明之間的戰爭、衝突、誤解和偏見;也許,通過對話,不能解決社會腐敗、道德淪喪;也許,通過對話,不能了解他人,也不能認識自己;也許,『對話』只是一種浪漫,一種稚嫩的理想;但是我們還是主張『對話』。因為『對話』不僅是人的基本交流形式,是天性,而且也是文明的起源。」(《對話的文明》,「序二」)
雖然對話未必能即時帶來實質的果效,但學會異體同心的團結,正是在確信對話的力量下產生的。
池田先生曾說:「回顧人類史,內訌、內亂、內戰頻發。也可以說這就是〈立正安國論〉中所說的『自界叛逆難』的樣相。在這悲劇的連續之中,我們創價民眾的紐帶,說是奇蹟中的奇蹟也不為過。
異體同心的團結,是廣宣流布的命脈。於一家來說就是和樂!於人與人之間來說就是友情!於社區來說就是信賴和友好!於人類社會來說,就是和平的民眾聯繫!要心連心和睦友好地前進。哪裡緊密團結,哪裡就有勝利和幸福。」(「隨筆 民眾凱歌大行進」)
這時候,筆者特別想重溫池田先生在七十年代首次訪華、訪蘇的歷史。身為一個大佛教團體的領導,如何向意識形態南轅北轍的共產世界釋出善意、爭取互信,再把友好的水流綿延至今?
下期《新世紀》,讓我們一同研讀記載世界廣布偉大史詩的《新.人間革命》。
編者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