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世紀月刊2015年12月號──百千萬億倍之用心

2015年11月30日  
分類 : 出版, 所有消息, 新世紀

新世紀12月號

親愛的讀者:
今期《新世紀》發稿之際,全港正在慶祝創價學會創立85週年,各處舉行歡欣熱鬧的班座談會。而最令人鼓舞的,是由香港青年部執筆,本著師弟不二的精神,把原本由池田師匠作詞的〈誓願的青年啊!〉翻譯成我們更易朗朗上口的廣東歌詞。自11月初發表以來,各地域支部已急不及待地練習,讓慷慨激昂的旋律響遍港九新界每個角落。
然而,師匠時常告誡我們,在最歡喜的時候更要有「百千萬億倍之用心」。佛法哲理包含了最通透的人生智慧,第六天魔王是住在「天界」的。快樂過頭,忘記初衷,只顧追求榮華、滿足慾望,這頭可怕的惡魔就會現身,使人陷入末路。「百千萬億倍之用心」出自日蓮大聖人寫給四條金吾的書信,叮囑四條金吾不要被勝利沖昏頭腦,在人生的最後關頭取得勝利,才是真正的勝利。在整理資料時,發現池田先生曾多次引用這句御書,於不同場合提醒弟子,小至牙城巡夜,大至文化節,甚至人生安全之上,也要求做到「百千萬億倍之用心」。更言道,「法華經兵法」就是體現在絕不鬆懈、認真唱題、貫徹行動的精神之上。
本來,編輯部為12月號設定這個專題,是考慮到近月騙案瀕生,加上年近歲晚,想提醒讀者小心謹慎、不要誤墮壞人的圈套和危險的陷阱。後來經過認真思考和學習,才明白日蓮大聖人和池田先生的心意,對師匠維護民眾、維護廣布的決心更肅然起敬。
看「深入歷史現場」,我們看到池田先生無論在哪個場合,都能準確地抓住人心,送上最適切的鼓勵。究竟有甚麼秘訣呢?這正是今期連載一開首就提出的疑問。看看師匠怎樣回答:
「怎會有甚麼秘訣呢!我只是認真。能見到這個人只有現在這個機會,考慮怎樣能夠跟他心心相通,細心敏銳地去接觸鼓勵,是非常消磨生命力的作業。這種認真態度,就會成為智慧、成為力量。」(22頁)
這正好是「百千萬億倍之用心」的一個示範。
今期封面,我們借用了著名雕像「沉思者(The Thinker)」的形象,那是法國雕塑家羅丹(Auguste Rodin, 1840-1917)的作品The Gates of Hell)」,靈感來自但丁《神曲》的「地獄篇」。後來羅丹及其學生把雕像獨立出來,成為名作,其中一座安置於巴黎的羅丹美術館。作者原本要描述的是偉大詩人但丁在地獄之門前構思詩句的樣子,不過筆者卻聯想到守住通往地獄的道路、一心「遮斷無間地獄之道」(〈報恩抄〉.348頁)的日蓮大聖人和歷代師匠,想像他們有不知多少個無眠的晚上,就是以如此認真的神情、「百千萬億倍之用心」地構思著廣宣流布、人類幸福的未來。
明年,我們即將慶祝香港廣布55週年和《黎明聖報》創刊50週年,一件一件的盛事接著舉行,希望大家都能以師心為己心,徹底認真地守護香港廣布的未來。
編者上

新世紀月刊2015年11月號──傷健共融

2015年11月11日  
分類 : 出版, 所有消息, 新世紀

新世紀11月號

親愛的讀者:
今期很高興能藉著「傷健共融」的專題採訪香港傷健協會,知道香港有一個團體,多角度多方位,為傷殘人士考慮周全。如果我們都抱著同樣的熱情去對待身邊每一個人,世界將會更加美好。
編者曾在這裡談過,每期《新世紀》都是一個修行,尤其是專題,每次都是思考和學習的機會,常常令我們大開眼界。以往碰上傷殘人士都會有點不知所措,不知道怎樣幫助他們之餘,也怕講錯說話傷害對方,今次能直接與兩位傷殘青年交流,又請教了傷健協會的高潔梅總幹事,始能從傷殘人士的角度看到新的視野。採訪前還有個小插曲,我和偉傑登上傷健協會所處的北角青年協會大廈的電梯,奇怪左邊的按鍵怎麼只有「1」-「9」,要上14樓怎麼辦?原來左邊的按鍵是專為傷殘人士而設的,去14樓只須按「1」、「4」、「E」就行,輪椅朋友不用伸高手就可以直達高層,真是很窩心的設計。
特別多謝高姑娘送我們幾本文集。除了訪問稿介紹那位「阿誠」的故事外,書中還有很多觸動人心的故事。在這裡,特別想介紹一下芷愉的故事。芷愉21歲時因意外失去右邊小腿,在截肢前輩的引導和鼓勵下,她很快就適應了義肢,依舊穿著她喜歡的短裙短褲,登上舞台載歌載舞,還玩登山攀石,跑渣打馬拉松……。不知怎的,我馬上想起《法華經》裡八歲龍女轉眼成佛、叫身旁男士目瞪口呆的故事。
未做這個專題之前,還不知道學會員裡有那麼可敬的傷健家庭。我特別佩服為了照顧傷病家人而放棄自身前途的林嘉儀小姐。照顧一個病人尚且不易,她一個女孩,日以繼夜,照顧三個病人、一個幼孩而無怨無悔,還在有限的時間裡積極參加學會活動,實在難得。
今期「拉闊佛法」的主題是「神通力」。看到這些實例,對池田先生的解說有更深的體會:《法華經》所說的「神通力」就是每個人蘊藏的、不可思議的生命力。看今期專題介紹的傷殘人士和照顧者,還有「數讀」介紹的「智障音樂家大江光」,不是都發揮著奇妙的神通力嗎?
特別在今期的「每月指針」,池田先生介紹的偉大母親剛好是一位視障人士,就像國豪在「數讀」所講的「just meet」一樣,師匠彷彿聽聞今期《新世紀》的專題,專誠寫這篇指導來充實內容,實在感激!
最後,筆者想在這裡補充一條資料。今期「三代師匠的故事」談到戶田先生出獄重建事業,一開始就提到戶田先生把名字由「城外」改為「城聖」。《人間革命》是如此記載的:「在未遇到畢生之師牧口先生之前,他感到自己就如城外一個粗野的自由人一樣。現在為了實踐已故恩師的意志,雖然身處於狹小的工作間,但也覺得這兒正是廣宣流布的總指揮部,他決定將名字改為城聖。」(第一卷,120頁)
一年很快就過去,又是總結和檢討的時候,但願各位讀者都會感到豐盛而滿足吧!
編者上